tanya

如果以后不能再见,那我会祝愿你早安,午安,晚安。

陷害

陷害

那大概是金有谦第一次看见秦雪婷,圆圆的脸,温柔腼腆的笑意,就好像天空漂浮的云朵,让人忍不住想要去接近。但是你又好像能够明显的感受到她身上传来的冷漠,就像是明明可以伸手接触到的天空,但是你和天空的距离永远不可逾越。
大概是一见钟情吧,金有谦想着她,转身和经纪人上了保姆车,没有回头。
同样的秦雪婷也看见了那个金色头发的男生,皮肤很白,白到发光,眼角带着泪痣,笑起来像个孩子,好像一头软乎乎的大金毛。
但是奇怪的是,他的身上还带着一种欲望,是那种近乎于过去香港女星或者说是过去女人身上带出来的媚意,放在他的身上并没有违和感,反而越发的吸引人。
清纯又性感大概就是形容这种人的吧。
秦雪婷心想,然后突然发现自己马上上课要迟到了,瞬间抛到脑后,拔腿就跑,毕竟这节课 要点名啊。
这个时候谁都说不清楚,这次的惊鸿一瞥竟然会是以后孽缘的开始。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一眼万年吧。
今天这节课是一个喜欢点名的老教授的课,这个老师有个奇怪的技能他不用点名册,看一眼照片就能对上名号。
所以就算是她这种仗着自己学习好逃课的,都不是很敢逃他的课。
今天老教授才刚刚站到讲台上就来了一句,意思就是说他的得意门生今天回来看他,今天他开心就不点名了,然后让那个学生来讲课。秦雪婷见状也是十分的懊恼,早知道自己今天就本来上课了,回去和九余她们一起做东西多好。
一边还在苦恼自己今天为什么没有逃课的时候,一边就看见了在她不注意的时候走到讲台上的人。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这不就是她今天上午看见的男生吗,难不成他是这个教授的学生吗?
金有谦也看见了今天上午瞅见的那个气质混合的人,很好认。他想了一下,如果今天还能看见她第三遍,他就决定喜欢她。是不是看上去有点草率了,歪着头想了想,不管了,反正她就是吸引到我了。
金有谦同学就这样以这种想法讲完了这节课,十分庆幸的是,中途没有出什么错误,毕竟也是正式在她面前的露面,当然要争取一个好印象。索性的是,她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开心的神色,看来第一印象还不错。
到了中午,金有谦和那个老教授一起去了一趟食堂,算是对过去大学生活的一个怀念吧。
秦雪婷端着打好的午饭,走到自己经常坐的位置,刚把东西放下就听见了后面那个老教授的声音。她默默祈祷不要喊她的名字,非常遗憾的是那个教授还是喊了她的名字,而且字正腔圆的喊了。
金有谦也是非常兴奋的想着,难道这就是命中注定吗。
老教授在吹了很长时间以后,突然说了一句:“你们两个还不认识吧,来来,我介绍一下。这是金有谦,秦雪婷同学。”
这个时候金有谦抢先一步伸出了自己的手,说:“很荣幸认识你,我是金有谦。”
秦雪婷见状也伸出手,握了一下金有谦的手说:“我也是,我叫秦雪婷,你叫我婷婷就好了。”
到了现在这两个终于认识了彼此,这个时候最美好,也最残酷,因为永远回不去的,就好像一把刀一遍又一遍的往他们两个的身体和心理上面捅刀,直到流干净了血液而死亡。

椰子和草莓

椰子和草莓
“林先生,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幼稚啊”
在窗户面前,枝枝大喊道。然后一脸无奈的看着面前这个抱着一大盒冰冻草莓牛奶不肯撒手的,某个明明是爱豆结果现在像个傻子的人。一边想着自己到底是怎么喜欢上这个傻子的,一边伸手去抢他手里面的草莓牛奶,毕竟这是冰箱最后一盒冰的草莓牛奶了。
与此同时,林在范同学也抱着那盒草莓牛奶不肯撒手,因为是夏天啊,没有冰冻的草莓牛奶他会被热死的啊。
于是这俩个家伙抢了草莓牛奶抢了五分钟没有分出结果,期间互相对对方威胁无数次分手,然而好像都没有什么用处。所以非常有眼力见的草莓牛奶同学掉到了地上,以预估来说,至少丢了一半。
枝枝看着地上惨烈的草莓牛奶的尸体,一脸的惆怅,她又不想大热天的出去买东西。伸手掐了下自己的大腿,逼迫自己冷静下来,不然会忍不住去打人。转身回头撂下一句“林在范,你自己看着办”然后书房走去,走到半截又回头说一句,“林在范,你今天睡书房”,然后头也不回的进了书房。
林在范看着自己家生气的老婆,一脸的惆怅,但是也没有什么办法,毕竟这可是他自己作的妖,含着泪也要吞下去。于是一脸的欲哭无泪的先去把地上的草莓牛奶的尸体收拾了。
然后坐在自己的工作室里面思考怎么哄自己家老婆,修长的手一边敲着键盘,一边思考着这个严肃的问题。然后这个被粉丝说是凭本事单身的人,还是一如既往的思考了很长时间也没有想到什么好办法。
至于我们的枝枝同学,待在书房里面半个小时没有等到林在范这个家伙人,趴在门旁边半天也没听见有什么声音。于是她非常单方面的决定了要和林在范同学冷战,以防止这个家伙以后还要和她抢冰冻草莓牛奶喝。

paco abannne

Paco abannne

Lu Paco Rabannne 散热器
"你好,这是laigue的负责人luna."
在bambam看来她实在是穿的有点俗艳,在他的印象里能够做出墨恋的香味的应该是一个沉默而且安静的女子。不过为什么呀眼前的女子为什么会有一种类似于大丽花的气息,妖娆而又娇艳。
不过没关系,他要的就是这样的反差。因为只有这样,他和她合作才最吸引人。
毕竟,带刺的玫瑰最让人心动。
与此同时,luna也同样打量着眼前的男人,不过她并没有什么关于衣着上的想法。因为她在想她要怎样才能从这个所谓的天才调香师身上,获取更多的资源,并以此来达成她的目的。
“你好,paco rabanne的bambam"
"你好,laigue的luna"
"很荣幸能够和你合作”
“我也是。”
这俩个人眼睛里面都闪烁着算计的光芒,掩藏着自己的野心。当两头狼相遇,最终活下来的会是谁。
谁知道呢,从一开始就包装的心怎么可能会有好结果,最终不过是两败俱伤。

'号外,天才调香师最新的合作伙伴,能否打造出惊艳的作品,我们拭目以待“
在bambam的家里,这俩个人靠在沙发上看着手机里面的新闻报道,luna的头靠着bambam的肩头。呼吸打在bambam的脖颈,逐渐把那块皮肤染红。luna看着明明脖颈已经变红,脸上却没有太大的变化,她不由得起了心思。
bambam并没有什么太大的神色,因为她的行为开始在正常范围内。眼神依旧是平常的样子。
当她做到他怀里的时候,他的神色才有了一些变化,眼神里面带了鼓励的神色。
bambam想着不知道她能够让他付出多大的精力和感情,她能够让他做出什么样子的香水。突然感觉,她好像会让他的生活里有更多的乐趣。
当然他也知道这个想法有多无聊,不过既然都已经这么无聊了,总要找点事情做。
希望她能够给他带来美好的灵感,让他创造出更好的香水。
他也会给她相应的回报,就看她能不能拿到了。

很荣幸认识你,bambam先生。
我也是,亲爱的luna小姐。希望我们的合作顺利。
当然,会的。
luna渐渐胆大,拉过bambam的手往腰上环去,。
近乎刻意的接近,胆大而又小心翼翼。
Bambam本来已经快要合上的眼皮,略微的亮了一下。毕竟她是这么多个来,第一个如此胆大与他,进行身体接触的女生,其他的大都小心翼翼,明明非常想,但是摆出一副害羞的样子,让人生厌。
动了一下身体,调整到一个更加方便她做什么的角度。
Luna看见bambam对于她这种刻意的接近,并没有反感,反而带有种欢迎的意味。她放下了心里面的重负,看来他应该还算享受,如果这样的话,各取所需。毕竟他已经享受到了,第一次接近的快乐不是吗?
两个人都在沉默着,互相等着对方开口,就好像谁先开口就输了一样。不过,谁又说的清楚最后到底是谁输呢?
“说吧,你想要什么?”
出乎意料的先开口的竟然是bambam,毕竟在luna的预想里面她才是应该去打破沉默的人。不过也没关系,这样子更方便她的要求。毕竟是他先口的。
Bambam看她半响没有声音,自作主张的说“那好,今天就先带你去看看我的实验室吧。毕竟你也一个调香师。”
说着就拉起了luna的手,带着她朝楼梯口走去。
Luna摆出了一副恰到好处的惊讶的表情,问了一句 “你不会担心你的香水配方通过我的手泄露出去吗?”
“不会,因为你是我的啊。”
意外的回答,luna心想。不过第一次进去,还是不要随便了吧。时间还长,她可以慢慢蚕食,直到最后拿到她想要的。
一边牵着她的手,bambam一边观察着她的反应,看她对于刚刚那句话会是什么反应。不过似乎,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连眼睛也没有变化,还是恰到好处的情绪。没有任何一丝外泄,面具戴的非常好。Bambam暗中点了点头,因为如果一开始就看出来了,后面也就不好玩了。
希望你能够让我这次的游戏玩的时间长一点。毕竟长一点的时间,你我都能够得到彼此想要的。

Paco Rabannne 散热器

Paco Rabannne 散热器
"你好,这是laigue的负责人luna."
在bambam看来她实在是穿的有点俗艳,在他的印象里能够做出墨恋的香味的应该是一个沉默而且安静的女子。不过为什么呀眼前的女子为什么会有一种类似于大丽花的气息,妖娆而又娇艳。
不过没关系,他要的就是这样的反差。因为只有这样,他和她合作才最吸引人。
毕竟,带刺的玫瑰最让人心动。
与此同时,luna也同样打量着眼前的男人,不过她并没有什么关于衣着上的想法。因为她在想她要怎样才能从这个所谓的天才调香师身上,获取更多的资源,并以此来达成她的目的。
“你好,paco rabanne的bambam"
"你好,laigue的luna"
"很荣幸能够和你合作”
“我也是。”
这俩个人眼睛里面都闪烁着算计的光芒,掩藏着自己的野心。当两头狼相遇,最终活下来的会是谁。
谁知道呢,从一开始就包装的心怎么可能会有好结果,最终不过是两败俱伤。

'号外,天才调香师最新的合作伙伴,能否打造出惊艳的作品,我们拭目以待“
在bambam的家里,这俩个人靠在沙发上看着手机里面的新闻报道,luna的头靠着bambam的肩头。呼吸打在bambam的脖颈,逐渐把那块皮肤染红。luna看着明明脖颈已经变红,脸上却没有太大的变化,她不由得起了心思。
bambam并没有什么太大的神色,因为她的行为开始在正常范围内。眼神依旧是平常的样子。
当她做到他怀里的时候,他的神色才有了一些变化,眼神里面带了鼓励的神色。
bambam想着不知道她能够让他付出多大的精力和感情,她能够让他做出什么样子的香水。突然感觉,她好像会让他的生活里有更多的乐趣。
当然他也知道这个想法有多无聊,不过既然都已经这么无聊了,总要找点事情做。
希望她能够给他带来美好的灵感,让他创造出更好的香水。
他也会给她相应的回报,就看她能不能拿到了。

很荣幸认识你,bambam先生。
我也是,亲爱的luna小姐。希望我们的合作顺利。
当然,会的。

病变的爱情


病变的爱情

金有谦篇

我喜欢上一个女孩

沉默的羔羊不会说话,为什么呢,因为她已经死了。

谁杀死的

是我啊

我叫金有谦,我是一个爱豆,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职业并不自由,但是与此同时钱财和权力也比普通人来说要大很多,只不过暴露了自己的全部。把自己切开给别人看,然后在这个被人看得部分套上一层人设的皮。现实就是如此,你的爱豆的人设说不定就是泡沫。
这个时候我喜欢上一个女孩,她长的并不是很好看,不过对我的胃口。
你知道吗,我也没有干什么过分的事情,只不过是把她关起来了而已,顺便处理了一下她的下落。把她在其他人眼里的失踪修改成了一场简单的越野失踪而已。那些警方找了一个星期也没有找到,真的是废物。
不过无所谓了,她现在是我的了。
因为只有我知道她的存在。
你们懂吗,那种看着她因为我疯狂,哭泣,开心,那种感觉,你们能懂吗?
很显然你们不懂。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你第一次拥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宠物,你可以为他做任何事,前提是这个宠物非常乖,并且没有做伤害到你的事情,懂吗?你们懂吗?
但是很遗憾,她并不乖,每一次都想要趁我不在偷偷跑,不过每一次我都让人拦了下来,久而久之她也就不跑了。不过那个时候我并没有看出来她的目的,真的是遗憾。
最后一次,她为了逃跑去搭上了对面窗户的人,回来的时候被我看见了。
哦,忘了说了,那个时候我已经以为她不准备逃跑了,为她放宽了限制允许她出门。
只不过没有预料到她会为了逃跑作出这种事情。
不知道你们对不乖的宠物你们会怎么办呢?
唔,我想想是不是应该杀掉呢?
嗯,所以我就杀了她。
这就是我的所谓“罪行”。
陈述完毕,亲爱的警官。

“金有谦,你认罪吗?”
“我认罪”

亲爱的,羔羊已经停止嚎叫了。

因为她已经安静。



病变的爱情

崔荣宰篇

他想囚禁那个女孩,想让她就呆在自己的怀里,哪里也不要去,就那样一辈子呆在他身边

。不能逃。

崔荣宰疯了吗?大概吧。

他是疯了才会想要去囚禁一个女孩,还是他深爱的女孩。他渴望她的一切,身体,思想包括她拥有的一切。他希望能够每天早上都可以看见她的睡颜,想想那个画面就会觉得美好。

当初他喜欢上她是因为她的笑容,如果把她囚禁起来还会有那种笑容了吗?

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他想要占有她。

想要她的一切啊。

崔荣宰的眼睛里满满的绝望,他变坏了吗?其实并没有,只不过他太过喜欢了。

想了想他决定放弃这个想法,因为他喜欢的是她的笑容啊。他不希望那个笑容消失。

所以啊,他决定了他还是站在后面吧。

因为对他来说,她开不开心远比他是否拥有她更重要。

病变的爱情

林在范篇
我=喜欢上一个女孩,非常喜欢。
我想把她锁在只有我知道的,只有我可以找到的地方,这个样子她就永远是我的了。
永远是我的了。
 
林在范疯了,他囚禁了一个女孩,他把她锁在一个只有他知道的地方。他太过渴望那个女孩,以至于已经到了几乎病态的地步。
他渴望和那个女孩做爱,和她一起生活,吃饭玩耍,做一切情侣应该做的事情。可是那个女孩太不听话,她不喜欢他,每次看见他都在害怕。
林在范想"他有怎么可怕吗”,明明自己长的并不差啊。为什么她在害怕呢。
可是他还是无法忍受没有她的一天,他知道自己这样不太好,但是他还是忍不住啊。他渴望和她在一起,他渴望她的一切。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渐渐有一些改变,一开始他只是希望可以和她在一起,就好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变了,他希望能够把她永远留在自己身边,希望她的眼睛里面只有自己一个人啊。
唉,他真的太喜欢她了。
要怎么办呢?杀掉她就好了。

病变的爱情1

病变的爱情

  

朴珍荣篇

我,喜欢上一个女孩。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喜欢一个人是希望她开心快乐。但是渐渐的我希望能够独占她的一切,她的笑容,她的身体。我已经没有办法仅仅满足于,只靠偷拍她的照片和视频,我希望的是一个真真切切的人。

朴珍荣发现,他对她的欲望已经没有办法简单满足了。

欲望一旦扩大,就会出现无法挽回的局面。

他亲吻着她熟睡的面孔,抚摸着她的身体。悄悄呢喃着说:“我终于可以触摸到你了'.

于是他把她束缚在了家里面,每天给她做着好吃的东西,给她换上好看的衣服,只不过会给她喂食他的血液混杂着微量的毒品而已啊。他不过只是希望他她留在他身边啊。

有一天他推开门,看见了浴缸里面的她。

闭着眼睛,穿着他给她换上的裙子,复古的红色裙子配上她容貌,美好的像油画。

慢慢走过去,他拿出了放在旁边的水果刀,慢慢割开自己的手腕,血液流淌到地板上,蔓延出罪恶的线条。

朴珍荣迈进了她躺进的浴缸里面,慢慢坐下,把自己划开的手腕靠在她的嘴边,但是她好像没有反应,就像洋娃娃闭上了眼睛。

血液蔓延到她的胸口,溅到她的裙摆上面,开出来一朵曼妙的花,只不过这朵花结的是罪恶的果实啊。

他伸出舌头舔了舔流到她胸口的血液,亲了一下她的嘴角,附在她的耳边说:“亲爱的,我们今天也一起睡觉好不好啊,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哦。”

朴珍荣在她身边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悄悄闭上了眼睛。

明星大侦探和got7电池毒药第一章

got7&明星大侦探 第一章 电池毒药

"在范hiong,如果你最亲密的搭档犯了错,杀了人,你会选择怎么做?“ "大概会亲手进监狱吧”林在范一边搜着东西,一边漫不经心的回答朴珍荣。
暗地里没看见的手,悄悄流下了一滴汗。 那滴汗悄无声息的滴落,淹没在房间的地毯上。随即氤氲开来一片暗色,没有人看见。

‘我们进来了哦’门口响起 了敲门声,工作人员帮忙打开了门。 开门一看,是何老师和小撒,多少天没见了,还是一如既往的童颜啊。当然这说的是何老师,小撒是不算的。
“这节目组又有钱了,休息室这么大,两层小楼啊。”小撒感叹到。一边去到处摸摸,何老师在旁边捂着脸,不忍直视。
今年是明星大侦探的第好多级季了,一直都说要请王嘉尔在的的团来参加,可惜一直没成功,今年总算是协调到了档期。反正节目组现在有钱,干脆开了一季的got7特辑,每一期都会有got7的成员参加。
“行了行了,第一期马上都要抽取角色卡了,给新来的成员留一点好印象。”何老师拍了拍小撒,两个人回到了圆桌前面,正襟危坐。表现的好像非常正经,事实上这两个一点都不正经。
“何老师!”何老师被吓得一抖,战战兢兢回头才发现是鬼鬼和小白,小撒顿时翻了一个白眼,说了一句“小白,鬼鬼,你们两个是没有事情干吗?吓死人了。” 小白和鬼鬼当没看见一样从小撒面前走了过去,坐到了何老师的旁边。留着小撒一个人在那边伤心难过。
“行啦,小撒过来抽角色卡了,顺便看看第一期是哪几个来参加 。”何老师看不下去了,伸手招呼他过来坐下。 这个时候门口响起了敲门声,来让我们转换一下镜头看看门外是什么情况。
“嘎嘎啊,你说的这几个哥哥好相处吗?我有点担心啊。”只看见got7的队长脸上出现担心的神情,完全没有以往在舞台上的克里斯马的气息。看上去就像一个刚刚出道的新人要和前辈一起表演一样。
嘎嘎看见自家队长这个样子,也是心疼了一波。毕竟是第一次在他自己的国家带自己的团出演综艺,他自己也是紧张的。但是他回头看了一下自己另外一个队员,倒是没有紧张的感觉。
朴珍荣看了看他的队员,掩藏了自己的担心,拍拍队长的肩说“好了,准备进去了,做好自己就行了,现在担心也没有什么用处了。"
何老师正在和小撒聊的正开心的适合听见了一阵敲门的声音,就去开了门,刚好看见了嘎嘎和他的队员在外面。 何老师看见是嘎嘎的时候可开心了,忙不迭的把他们请了进来。 进来以后,嘎嘎拍了拍自家队长的肩说”介绍吧“,队长点点头。和嘎嘎还有朴珍荣站成一排,说”come got it,我们是got7"
何老师完美的发挥了自己的主持人能力,停止了嘎嘎和小白的疯狂行径,控制住了场。喊了一句“王嘉尔,小白!”嘎嘎一脸委屈的看着何老师。哭笑不得的何老师只能指指他带过来的队员。嘎嘎这时候才想起来自家队长和队员。
嘎嘎拍了拍队长的肩,表示他可以介绍一下自己。这个时候他才换了一副略微轻松点的表情,像是舒了一口气一样。 "大家好,我是got7的队长,我叫林在范,谢谢大家。”,介绍完了后,林在范长舒了一口气,万事开头难,现在第一关过了应该会好一点。想这个的时候,我们亲爱的笔哥似乎是忘了后面还有自己另外一个队员。
朴珍荣见状只能收拾好心情,悄米米上前一步,介绍到“大家好,我是got7成员朴珍荣,请大家多多关照'。我们笔哥呢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自己还有一个队员在后面,刚准备把人拉出来自我介绍的时候,才发现朴珍荣已经自己介绍完了。
小白悄悄的和小撒说了一句”看这个情况嘎嘎他们团里面,智商差异有一点大啊',小撒附和着点了一下头,一边说“我感觉那个叫朴珍荣的应该玩的比嘎嘎好”。小白听了以后点了点头,万万没想到的是刚刚的谈话已经被我们嘎嘎听见了,所以他决定等会节目开始录的时候一定要整一下他们。然而嘎嘎不知道的是,整人这个事情,说不定是谁整谁呢。
我们亲爱的鬼鬼同学由于这几个人太过话唠完全没有插嘴的地方,索性就对着新来的两个嘉宾,全程开着花痴的效果,当然嘎嘎已经自动被排除了。
何老师拍拍手,说“欢迎嘎嘎和他的团员来参加我们新一季的明星大侦探,来鼓掌欢迎'小撒,白白还有鬼鬼意思一下鼓了个掌,随即小撒就说”来来,抽奖了,看看谁这次这么不幸的抽到侦探和凶手'何老师见状也就没有多说什么,就把他们带到了圆桌面前,准备抽卡。
等嘎嘎,林在范,朴珍荣坐稳了以后,工作人员立马就把第一集的角色卡端了上来。
第一期 电池毒药
天才科学家甄纯死在自己的实验室桌前,实验室没有暴力入侵的痕迹,死者呈趴伏状,手中仍然握着实验器材,与此同时桌面上的器材没有毁坏,杂乱无章的现象,怀疑为密室杀人案。
甄纯死前负责大星星公司的技术研发工作,为其实验室负责人,其作为主力人员研发的石墨烯电池技术,一经问世,便获得世界关注,与公司因为利润分配问题,最近正在商议。
因为公司的摇钱树死亡的原因,大星星公司对此十分重视,特地聘请了嘿嘿嘿侦探社的侦探对此作出调查,现已锁定嫌疑人。
第一位:甄纯的助理实验员 25岁
帝国理工毕业
两年前进入被害人手下工作
与被害人关系一般,并无深交
第二位:大星星公司jhhjinll经理 45岁
受害人所属实验室所在公司负责人
负责受害人成果的商业化
受害人两天前与其进行过关于石墨烯 电池商业化的利润分配问题。
第三位:受害人的弟弟 28岁
斯坦福大学研究生在读
受害人长期供其读书
立志要成为和哥哥一样著名的科学家
第四位:此处注明受害人实验室共有五位科学 家,受害人为首席科学家,共有两位 科学家负责石墨烯电池研发。
第二科学家, 35岁
因为受害人比他先一步公开石墨烯电 池的技术,而长期不满
最近因为公司利润分配不均,与公司 存在一定矛盾
第五位:第二科学家助理 24岁
因为所属科学家与被害人长期存在矛 盾
在事实上负责第二组石墨烯研发的主 要工作
第六位:受害人的学长 30岁
与受害人曾经是一所学校
曾经在学校是风云人物,
但是因为考 试舞弊事件毁于一旦
现在在被害人所属实验室工作 负责基础产品的研发
等介绍都结束了以后,小撒为了自己不要再抽到侦探这个角色,选择了先下手为强,果断而又坚决的抽了中间的卡片,然后打开一看,瞬间觉得人生毁灭。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小撒又抽到了侦探。
让我们来看一下何老师的表情,面部无明显波动,仍然是平常的表情,没有任何破绽,简直无懈可击。
反观小白和鬼鬼的表情,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变化,和以往几期参加的表情一模一样,你根本没有办法去判断他们究竟在想什么。
至于嘎嘎的表情,非常简单就一个,遗憾。遗憾什么呢,遗憾自己没有抽到侦探或者是凶手。所以你们可以把嘎嘎排除在外了。
至于林在范呢,当他揭开那张卡片的包裹时,他的眉毛不易察觉的动了一下,然后收回了所有的表情,恢复了平稳而又正常的表现。
朴珍荣缓缓揭开封条,看了语言一眼就关上了它,用一个演员的自尊收敛了自己的表情,由于本身表情就不是很多的原因,你基本上很难察觉他到底在想什么。他是凶手还是嫌疑人,很难察觉。
pd招呼了说准备拍摄,所有人收敛了自己的表情,开始进入角色。
在入场的最后一刻,朴珍荣回来一个头,笑了一下,然后就迈步进了场地。

当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喜欢已经到了病态的地步,他会为了那个人作出什么呢?

明星大侦探和got7预告1

对此作出调查,现已锁定嫌疑人。
第一位:甄纯的助理实验员 25岁 白敬亭
帝国理工毕业
两年前进入被害人手下工作
与被害人关系一般,并无深交
第二位:大星星公司jhhjinll经理 45岁 何老师
受害人所属实验室所在公司负责人
负责受害人成果的商业化
受害人两天前与其进行过关于石墨烯 电池商业化的利润分配问题。
第三位:受害人的弟弟 28岁  王嘉尔
斯坦福大学研究生在读
受害人长期供其读书
立志要成为和哥哥一样著名的科学家
第四位:此处注明受害人实验室共有五位科学 家,受害人为首席科学家,共有两位 科学家负责石墨烯电池研发。
第二科学家, 35岁  林在范
因为受害人比他先一步公开石墨烯电 池的技术,而长期不满
最近因为公司利润分配不均,与公司 存在一定矛盾
第五位:第二科学家助理 24岁 朴珍荣
因为所属科学家与被害人长期存在矛 盾
在事实上负责第二组石墨烯研发的主 要工作
第六位:受害人的学长 30岁鬼鬼
与受害人曾经是一所学校
曾经在学校是风云人物,
但是因为考 试舞弊事件毁于一旦
现在在被害人所属实验室工作 负责基础产品的研发